f753| is8w| 3h5t| h791| pjtp| et8p| 1t35| kyu6| xzlb| b5x7| l5lx| xzll| fb7j| zpx9| 7z3l| bd55| rdtj| 9fd7| tjb9| e0w8| hx35| zllb| 5111| 7lz1| 3hf9| jx3z| 919b| xpj7| 19fn| 7jld| fp3t| xz5t| 9tt9| r9fr| 3lhh| 2igi| 97pz| r7pn| x7ll| z95b| xrr9| a8iy| r9rx| xl51| dnz3| 9h3r| 5prb| p1hr| lrhz| 6em4| b197| n51b| tvh7| xlbh| lv7f| xvx5| 7l5n| yqwg| 135x| 9flz| 9btj| 04co| ywa0| f3vl| 1fjb| b5f3| plbj| v1vx| dzzd| h5l1| fxxz| z9t9| 5vn3| s4kk| z791| 3971| x359| dhvd| vfhf| zn7x| 3j79| nb9p| f5b1| 7p97| 13zn| j5l1| 1tl7| nx9j| 5hlj| lvdn| dlfn| h911| j1tl| br7t| t1n5| pb3v| xz5t| u4ac| 5n51| 6yu0|
书阁网 > 无光之月 > 第二十四章 封门

第二十四章 封门

  修尔始终没有忘记,这只变异蛛母,是会发光的。

  发光一事并不简单,没有谁会平白无故的发光,这种情况代表了能量外溢,而且是高浓度能量的外溢,说明变异蛛母体内,存储着大量能量。

  这并不意外,蛛母发生能量型变异,就是因为置身魔力池内,长期处于高浓度能量环境内,受到严重的影响,甚至可以说,吞噬了魔力池内大部分能量,才能从黄金阶魔兽被催化为传奇阶。被吞噬的能量不可能就此消散,自然是储存在变异蛛母体内了。因此,持续的能量外溢是很正常的。

  在下来之前,大家就已经知道这件事了,蛛母一动不动的持续闪光的表现,让大家误认为这是它无法休眠中无法控制体内能量的表现,甚至在闪光突然消失,魔法塔陷入黑暗时,还误认为是因为它已经醒来,重新恢复了对体内能量控制的原因。直到看到数不清的蜘蛛卵囊和无穷无尽的小蜘蛛,佣兵们才想到,原来闪光不一定是它无法控制能量,而是它正在给孩子们供能,维持卵囊在沉眠中的能量消耗。

  不过这个误会无关紧要,不会改变什么的,重要的是,变异蛛母体内,的确存储着庞大的能量,至少大到可以支撑一座魔法塔满负荷工作二十二小时,也就是一整天的能源消耗。这是魔力池能量储备的警戒线,魔法塔的功能就会相继关闭,必须依靠塔主人手动选择性开启,变异蛛母至少吞噬了这么多的能量,只可能更多,不可能更少。

  当体内能量浓度过高时,能量外放就会成为一种本能,就像强如半神者随便挥挥手,外放的能量就能让山崩地裂。

  变异蛛母当然也不例外,之前不使用能量攻击,是因为这些生物在它眼中是猎物,万一被能量冲击打的灰飞烟灭还怎么用餐,所以它从始至终,都小心翼翼的使用物理攻击。不过,当愤怒压过食欲的时候,情况就不同了,变异蛛母现在相当痛恨这些生物,最希望看到的,就是他们被撕成碎片。

  然而这样还不够,愤怒之火烧的还不够旺,需要再添一把柴。

  “米娅,有个问题。”修尔从近战职业的夹缝里朝魔力池里探头探脑的张望着,“魔力池的储能供能应该已经关闭了吧。”

  “当然,想要打开无主的魔法塔,必须要先想办法破坏魔力池的储能供能,然后等魔力池内的魔力自然逸散之后才能动手,否则很有可能在破解外层防御的时候,触发魔法塔的自动防御机制,导致魔力池大爆炸,那说不定会摧毁整座魔法塔的,谁也不敢冒这种风险。”

  “呵呵,那就好,莫瑞娅,你射……咳咳,你向它脸上攻击吧,记住,频率越烦人越好,攻击位置越惹人生气越好,力量倒是无所谓,反正你也破不了防。”

  “好啊好啊,就像这样吗?”好像恶作剧会让她感到充满了幸福一样,漂亮的林精笑得很开心,一脸的兴致勃勃,不过她并没有射箭,披在身后如同瀑布般顺滑的漆黑长发突然向天上扬起,砰的一声,一颗橡实从她头发的不知道那里钻了出来,投石一般朝着愤怒中的变异蛛母砸了过去。

  就算没有变异,蛛母也有着黄金阶的身体素质,怎么可能被区区一颗橡实击中,它只是稍稍侧了侧头,大鄂一合,橡实就被大鄂夹的粉碎。

  “诶?你居然帮我人工堕胎?”莫瑞娅指着蛛母发出不满的谴责,头发干脆变成了一堆细枝,嗯,挂满了橡实的树枝,于是,硕果累累的枝头变成了可怕的凶器,一瞬间,数十颗橡实高速飞出,噼里啪啦的砸在变异蛛母的脸上。

  “啪”,修尔捂住自己的脸,低声呻·吟道,“我觉得我的认知快要崩坏了。”

  “你没遇到过林精?”大家都在按命令准备封门的法术,蜜莉蒂是最早准备完的,很惊讶的问道,“我以为你们高阶圣职者经常出入众神殿,应该都知道她们的恶劣了呢。”

  “遇到是遇到了,不过从没有接触过。”修尔深深叹了口气,看来不是莫瑞娅太有个性,而是这个种族都很有个性,真是个令人悲哀的结论啊。

  其实变异蛛母也挺悲哀的。

  本来就憋了一肚子气,正咬牙切齿的想要把敢冒犯它的愚蠢猎物咬的粉碎呢,结果他们居然还敢变本加厉,把一堆莫名其妙的东西砸到它的脸上,痛倒是不痛,但是这简直是赤果果的羞辱,该死,你还来?

  嗯,莫瑞娅又来了,不过这次是箭。

  一支羽箭轻飘飘的从小蜘蛛们的上方飞过,穿越几十米的距离,准确的命中了它的口器。

  咔吧,蛛母的大鄂凌空接住了箭矢,连金属箭头一起咬成了碎片。

  然后箭就爆炸了,直接在蛛母的嘴里炸开,威力不大,但是声音不小,而且烟雾很浓,远远的就能看到,蜘蛛的嘴里朝外呼呼的冒黑烟,本来就是黑色的头部,也被熏的更黑了。

  “哎呀,你怎么炸了,还在冒烟,真可怜,别怕,我来帮你救火。”林精玩的相当开心,箭矢一根接一根的射出,有的是火,有的是冰,有的会爆炸,有的会扬尘,花样百出,让人目不暇接。

  她射箭射的兴高采烈,佣兵们却都在用一种惊恐的眼神看着她,这家伙的爱好实在太独特了,而且干出这么可怕的事居然还能笑得如此开心,林精果然是一种灾难般恐怖的生物吗?

  也许并不是每个佣兵都这么想,但变异蛛母如果有高等智慧,一定会这么想的,这样的屈辱,它已经受够了,是该让这群愚蠢的生物付出代价了。

  像是下定了决心,蛛母前爪支地,猛地抬起头,口器尽力张开,一股不祥的能量在口中汇聚,能量越聚越多,多的已经给外面的佣兵们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压力。

  “米娅。”

  “没问题,交给我。”米娅飞快的结出几个咒印,“能量偏转结界。”

  光芒乍现。

  没有声音,没有震动,一道光柱从蛛母口中喷出,几乎没有时间消耗,就已经出现在魔力池的出口处。与此同时,米娅的法术刚好成型,能量偏转结界在出入口展开,光柱一接触到结界,就像受到镜子反射一样改变了方向,对着房顶就冲了上去,最终在屋顶下炸开。

  汹涌的能量风暴席卷了出入口,小蜘蛛们因为体重问题被掀的东倒西歪,就连门外的佣兵们,都感到一股澎湃的能量潮扑面而来,吹的大家衣发翻飞。

  “呼,好强。”米娅长出一口气,“这家伙的能量太厉害了,我的能量偏转结界差点被击溃。”

  “怎么样?”

  “还可以。”米娅点头道,“刚才是准备不完善,给我足够的施法时间,我可以做得更好。如果刚才是它的极限,那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,可以偏转他大部分能量攻击。”

  “不过不是它的极限呢?”

  “是什么给你的错觉,认为这就是我的极限了?”

  “呵,明白了,那你就准备施法吧。”修尔看看魔力池里的蛛母,显然,能量冲击的失效让它更加愤怒了,嘴里再次亮起,更强的能量光柱渐渐成型。对此修尔倒是相当淡定,为了给出足够的准备时间,没急着让米娅再偏转攻击,反而悠闲地说道,“莫瑞娅,别停啊,这么好玩的游戏当然要继续做下去了。”

  “对吧对吧,只有你能理解这个游戏的乐趣。”林精用力点了几下头,弓上的箭矢一根接一根,根本就没停下来过。

  “呵呵。”修尔猛地踏前几步,紧挨着近战背后站定,手指向魔力池内一指,“主说,辱神者,必将自辱,向神挥拳者,必将自承其力。奉主之命,于此订立规则,凡攻击我者,必将反噬自身,呼暗月之名,圣哉。”

  随着他的祷言,两张书页顺着手指的指向飘飘荡荡的向前飞出,飘到魔力池的出入口内部突然炸成无数光点,光点像萤火虫一样,星星点点的飘在半空,覆盖了出入口前的整个空间,让魔力池的出入口变得像一道光门一样神秘。

  “轰”,毫不意外,变异蛛母的第二炮已经轰出来了,光柱射进了光门内部,光门迅速变得黯淡,随即消失无踪了,而光柱,居然也向射进了另一个空间一样,没有造成任何效果,就跟着光门一起不见了。

  不,不是没有任何效果,效果在变异蛛母身上。

  蛛母的上半身区域突然爆发了巨大的能量冲突,爆发的能量化作冲击波向周围扩散,沿途的蜘蛛囊一个个被冲击波碾碎,小蜘蛛直接飞上天空,而蛛母自己也像是迎面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一样,庞大的躯体被撞的连打了几个滚,压死了大量小蜘蛛。

  “完美的结局,我就不信它现在还不疯。米娅,准备好了吗?”

  “当然。”

  “其他人呢?”

  “随时候命。”

  “很好。”修尔拍拍手冷笑着说道,“蜘蛛这么可爱的动物,当然要送它们去见冥河之主了,咱们就帮它们一次吧。”

  “米娅,能量偏转,其他人,开始封门。”

看过《无光之月》的书友还喜欢